童谣

耳畔又响起那首童谣,悦耳的旋律,动听的节奏。孩童们轻声吟唱着。悠扬的歌声徐徐回荡,青雉的歌者,沉醉的听众。恍惚间的美好叫人痴迷。但我记得。我记得歌词中潜藏的不堪回首的过往。我记得被熊熊烈火吞没的房屋。我记得被滚滚浓烟扬起的浮尘。我记得那龟裂的泥土,脚下的土地早已分崩离析。我怒吼着!我乞求着。我哀嚎着


独孤

沉重的光影中,它伫立在湖岸,在污秽中流淌。我凝视它。它深邃的眸子使我战栗。我于黑暗的角落放任它肆意生长。它贪婪,狂妄,盛放在虚无中。我把它禁锢在我铸造的牢笼中,提防无援时侵蚀我漆黑的心脏。它欢笑中闪烁,至暗时消散。它宛若诡异的磷火,灼烧我残破不堪的躯壳。我忌惮~我挣扎。我反抗!它百毒不侵!它坚如磐石


对岸

对岸高楼林立,黑暗包裹着星光,像镶嵌在夜空的钻石,璀璨迷人。错落的路灯插在殷红的橡胶跑道上,犹如被禁锢的闪着黄光的萤火虫,风不时扬起门前高挂的灯笼,灯笼随着树叶摇曳,一场属于它们探戈。灯下,孩童嬉戏着,追逐着谁家的橘猫,少年齐聚岸边石椅,思绪交汇在虚拟的世界中群雄逐鹿,壮年们张罗着门前的对联。暮年围


不为谁而作的诗

希望是什么?为什么我眼中只有暗淡的光。勇敢是什么?为什么我面前全是浓稠的雾。冬日的暖阳化不开我阴霾的内心,林立的高楼盖住了我的理想。血红的墙砖?不!那时肆意生长的欲望。凛冽的寒风挑逗着我僵硬的脸颊。迷茫遮蔽了双眼。舒展着生硬的四肢。蹒跚在无人的街道。噢~看呐!——那是光。暗淡无光。


系红领巾的少年

阿藤是青年志愿者协会的会员。第一次出活动是和会员一起去敬老院活动结束后已经中午11点了,阿藤该回学校了。由于阿藤第一次出活动,加上没有熟识的朋友,阿藤早早的物色了回学校的路线‘嗯~先坐21路公交车到义务商贸城转60路回学校’ 阿藤嘴巴叼着棒棒糖,心中默念规划好的路线,用手机导航到了21公交车所在的站


傍晚深蓝的天空绯红的夕阳灼烧着云云一团一团的霞光勾勒出云的轮廓粉红色像裹着糖衣的棉花糖偶有几缕调皮的光束透过厚厚的云层犹如穹顶投下的射灯落入荡漾的江面霎时间水面波光粼粼仿佛万千铺在江水中破碎的镜片随着江水摆动着夕阳盖在江面如绸缎似水蛇金色的波光若天竺的舞女扭动着纤细的腰身亦如沉入水底的宝藏闪闪发光三


阿藤的童年·贰

秋收的季节,日头依旧毒辣阿藤戴着藤爷爷退役的草帽,叼着狗尾巴草,躺在田埂上,看着天上的云朵。年迈的黑子在阿藤的身边小憩田间藤奶奶和藤爷爷弯着腰,挥舞着镰刀,割着金黄的麦子。藤奶奶觉得阿藤是可怜的孩子,不让阿藤干这种力气活藤奶奶真的很宠溺阿藤藤奶奶告诉阿藤自己有一个妈妈阿丽藤奶奶说阿丽的妈妈嫌阿藤家穷


阿藤的童年·壹

阿藤是个男孩子,生活在蔡州,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第一次见阿藤是在十七年前阿藤躲在藤奶奶的身后揪着奶奶的衣角探出个头怯生生的看着这个陌生的村庄阿藤很“认生”阿藤寄居在奶奶家。藤奶奶房子前面有一个凹坡旁边有四个小猪棚房子的门是木头的,门檐早已被岁月磨平了菱角。进门是“过道”左右各有一个房间。右边的叫“灶


清风梨巷

青柳垂池岸,清风碧叶摆。蝉吟花飘摇,残亭过客稀。


黄昏走了落霞应着暗红的天幕夜快来了微黄的路灯霓虹的广告牌杂乱的小摊嘈杂的车声散落的宣传单撒欢的小狗还有一群沉醉在着暮色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