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药师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

可悲的是世界没有他口中的醉生梦死。

就我而言,盘根错节的人际关系是束缚自己的羁绊。

维系一段关系,需要全身心的投入的时间,经历,金钱。

以至于陷入对于前尘执念的沼泽。

人本身就渺小仿若微尘。

大概我这颗微尘恰巧落在了牛角尖上吧。

少时口无遮拦的誓言,早已变成晨间的雾霭

而后的自己总是逃避现实,逃避生活,逃避自己。

这些虽为不实之举,但着实有效。

信徒都渴望着自己的救赎,

我的救赎就是逃避倒也说的过去。

闲暇之余写些难登大雅之堂的文字,不失为一种慰籍。

而后再美其名曰‘文学‘

令人耻笑

现实的自己向来对舞文弄墨一窍不通,

却时常妄想用稚白的言辞,装裱我空白的画布。

莫不是最大的讥讽。

在患得患失间踌躇,

再希望失望间徘徊。

终于暴露了潜藏在深处的受虐倾向

表现在浅显易懂得道理中横冲直撞,

固执的像头牛。

2022.3.9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