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畔又响起那首童谣,
悦耳的旋律,动听的节奏。
孩童们轻声吟唱着。
悠扬的歌声徐徐回荡,
青雉的歌者,
沉醉的听众。
恍惚间的美好叫人痴迷。
但我记得。
我记得歌词中潜藏的不堪回首的过往。
我记得被熊熊烈火吞没的房屋。
我记得被滚滚浓烟扬起的浮尘。
我记得那龟裂的泥土,
脚下的土地早已分崩离析。
我怒吼着!
我乞求着。
我哀嚎着。
我的喉咙已然沙哑。
我的泪水已然干涸。
我不肯抹去脸颊凝固的血迹-那是我仁慈的印记。
我还记得。
我记得那艘破旧不堪的帆船上。
他们孤苦伶仃,举目无亲。
他们缺衣少食,饥寒交迫。
我怜悯他们。
我给予他们御寒的被褥,果脯的食物。
他们不感激我。
他们,
欺骗我。
抹黑我。
诋毁我。
排斥我。
他们,
侵占我的土地。
掠夺我的财富。
屠杀我的子孙。
迫使我们迁移。
万万同胞与世长眠。
他们抹杀我的语言,同化我的孩童。
他们用我的血泪谱写成传世的歌谣。
他们满口仁义道德,却尽是些虚伪刻薄。
我逃跑过-腿折了。
我挣扎过-手断了。
我呐喊过-嘴巴渗出的只有腥甜的鲜血。
我死了。
但我还活着。
我破损的残肢深埋在这片故土的每一个角落。
倘若某天,路旁又生出来朵不知名的野花。
不要惊慌,
不必诧异,
那一定是我的血肉。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