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岸高楼林立,黑暗包裹着星光,像镶嵌在夜空的钻石,璀璨迷人。

错落的路灯插在殷红的橡胶跑道上,犹如被禁锢的闪着黄光的萤火虫,风不时扬起门前高挂的灯笼,灯笼随着树叶摇曳,一场属于它们探戈。

灯下,孩童嬉戏着,追逐着谁家的橘猫,少年齐聚岸边石椅,思绪交汇在虚拟的世界中群雄逐鹿,壮年们张罗着门前的对联。暮年围坐树下的石桌旁,笑逐颜开的谈论着成对的青年,一片欢声笑语。青年们坐在江岸,踌躇满志,高谈阔论着对未来的憧憬。谈笑风生间荡起阵阵涟漪,扭曲了江面的倒影。目光齐齐涌向对岸,寂静无声,漆黑一片,自由的大陆,无尽的深渊。

对岸乱石林立,杂草丛生,没在水中的石阶爬满了青苔,江涛混着油污拍打着江岸,江面漂浮着污秽,年久失修的路基上镌刻着不知名的印记,破旧的木屋藏匿着遗忘的梦想。远处废弃的灯塔,不失为神圣的图腾,庇护着迷惘的灵魂。鱼儿探出头向树上叶儿吐露着爱意。叶儿羞答答的飘摇着。风牵着芭蕉树的手,轻吟着失传的歌谣,年迈的芦苇弯着腰摇着头附和着。

芦苇丛中,立着一把三条腿的木椅,岁月的摧残着它那颗古朴典雅的心,常有无家的游子光顾椅子,或小憩,或深思,或沉吟,或轻唱,但都不约而同的注视着对岸,眸中充斥着希冀。

Q.E.D.


唯沉默是最高的轻蔑